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> 体育赛事 > 挪威特罗姆瑟 走进“北极之门”

挪威特罗姆瑟 走进“北极之门”

文章作者:体育赛事 上传时间:2019-02-25

  欧若拉(Aurora),北极光在拉丁语中的名字,如她那轻纱曼妙的舞姿,绚烂耀眼的光芒,久久以来停留在我的梦中。然而我也知道,高傲的欧若拉女神,绝不会因为一颗热切期待的心而主动跑来找你。相反,越是令人惊叹的风光,越是需要你有毅力和勇气去追寻,即使她在那世界尽头,在那冷酷仙境。

  1月6日,我们搭乘的航班降落在被白雪覆盖的机场,北欧纯净的空气似乎到了这里变得更加纯然。“北纬69度39分,东经17度57分”,机舱屏幕上精确地显示了这组数字,如果这个数字不足以让你明了它的概念,那么我说具体一点:这里是北极圈以北350公里处,整个北欧在北极圈内最大的城市特罗姆瑟(Tromso)。

  特罗姆瑟被称为北欧的首府,被峡湾和群山围绕。我们停留的几天里,特罗姆瑟天亮的时间不超过三个小时,但却丝毫不影响这座城市的勃勃生机。在19世纪50年代,特罗姆瑟成为北极地区的中心。到20世纪初,这里则成了大批前往北极地区考察队的出发点,因此得名“通往北极的大门”。“世界最北的大学”特罗姆瑟大学、世界最北的酿酒厂“Mack”随后纷纷落户于此,人口也在过去几十年里增长了一倍。

  下午1点钟,我们走在特罗姆瑟主要的商业街上,此刻天色已经暗下来,“正午黄昏”,这个奇异的景象足以让我兴奋,我们踩着地上被反复覆盖的白雪,行人不多,却丝毫不觉清冷,天空中热闹地飘散起片片雪花,还未拆除的圣诞装饰点亮了整个街道,服装店、甜品店、咖啡店、家居店各色店铺的橱窗中闪亮着温暖的热气与光芒,一副誓与外面的冰天雪地划清界限的姿态。我们走到码头边,红红绿绿的房屋沿海站成一排,似乎刚刚进港不久的邮轮头顶上冒着热气。我们钻进一家寿司店,挪威海的时令鱼鲜以亚洲人独爱的方式烹饪,是我在挪威最钟爱的美味,点上一大盘各色寿司,煮上清酒一壶,室外的冰冷立刻融化。透过落地的玻璃窗,对岸巍峨的雪山脚下,跨海大桥苍劲的铁骨划过天际,桥头一侧,白色三角形的北极教堂安静地守护着这座城市。雪越下越大,我望着茫茫雪色,问朋友:这个天气里我们还能看到北极光吗?朋友淡然地说:一切自有天定。

  Radisson Blu酒店的大堂在这个时节里异常热闹,当地的旅游办公室在大堂一侧设立了临时咨询站,几家旅行社的柜台则在另一边。大堂里身着看似专业防寒服的外国客人们三三两两围成一团,仔细听两句,大家讨论的话题格外一致:北极光。

  到了下午6点,这一景象就更为壮观。当我们如约站到酒店外等候我们的巴士,才发现此刻全城的游客们似乎都出动了,酒店门前的广场上停着不同旅行社“北极光之旅”的巴士,空气里飘荡着各种口音的英语,导游们手执名单,站在车下迎接预定了自己车的客人,天色已黑,在十几辆观光巴士中找到我们的车,竟花了20分钟的时间。

  我们预定的是小型团队,车内8个人分别来自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瑞士,而司机兼导游兼摄影指导的小伙子则是德国人,旁边坐着他的老板、一位资深的天体物理专家。一阵风趣的寒暄后,车子渐渐驶出了城市,大地变得广袤洁净,远处的雪山直入大海,夜空幽蓝宁静,海边小镇的灯火渐渐远去,前方似乎连路都没有,我深深吸了一口气,期待着北极光的出现。

  “事实上,北极光每天都在,只是你要知道你去哪里能追寻到它”,物理学家打开自己的苹果手机,一个神奇的地图出现了,这个新的应用程序看上去神奇极了,“是的,现在高科技让北极光不再那么难寻,它就像一个导航仪,告诉你此刻此地,哪里会夜朗星稀,哪里正有极光可见。”一车人立刻为“高科技”征服,信心指数瞬间飙升。

  但是,事实上,神秘的欧若拉女神并没有那么容易被高科技“算计”,三个小时过去了,车子跟随导航一路向东,天空却依然幽深宁静,手持地图的英国人问:按这个时间算,我们现在是不是已经进入芬兰了?司机小伙儿并没理会他,几分钟以后车子偏离了路面,拐进一片荒茫雪地中。司机熄灭了车子,转头对大家说:“下车吧,穿好厚衣服,拿上三脚架!”

  几分钟后,裹着厚厚羽绒服的我站在了没脚的雪地中,仰头看那浩瀚无边的星空,远处的雪山勾勒出一道黑影,突然黑影的上方绿光闪动,慢慢地,绿衣女子开始翩翩起舞,衣裙摆动得越来越大,是的,北极光!我按下刚刚调整好的延时快门,眼睛却久久注视着天空的绚丽,绿色的光芒像拨动的琴弦,又如少女的轻纱,曼妙多姿,它横亘整个长空,映衬着满天繁星。我们没有人说话,震撼让所有人失去了语言,面对大自然的壮美与神奇,任何语言都是徒然的。我想起有人说,看到北极光的人会幸福一辈子。此刻,我相信,我也会。

  在极地旅行,丰富的户外活动无论如何也是要体验的。当第二个夜晚降临,我们选择了狗拉雪橇之旅。

  雪上运动基地在城外。当我们被拉到这片广袤的雪地时,上百只兴奋的狗儿看到有人到访,立刻狂吠起来,叫声划破了夜空。我被告知,这不是一次简单的玩乐,你要自己驾驶。用于极地的雪橇全部是木质结构,雪橇的底盘是平的,便于在积雪上行进。驾驶雪橇的队员从始至终需要站立在雪橇上,便于控制行进速度和方向。雪橇有软硬刹车各两个,全部需要用腿脚来控制。软刹车用于减速,其原理是用刹车托盘推起地面的积雪,这样行进的阻力就加大。狗在拉雪橇的时候,当感觉到阻力加大,就知道应该减速了。在驾驶的全程,雪橇手需要保证双手或至少有一只手牢牢地扶住雪橇杆,以防狗狗突然加速,把雪橇上的人放翻在地。遇到极厚的积雪路面或上坡时,雪橇手需要去推雪橇,帮助狗狗通过艰难路段,也可以单腿向后蹬来加力。当狗需要你的帮助时,它们会乖巧地回头来看你,这时候你就知道是该助力的时候了。专业的雪橇穿越,标准配备是一人一橇6只狗。

  几公里后,我渐渐熟悉了操作,站在雪橇板上的双腿自如地控制着平衡,上坡时帮助狗儿推车,下坡则用刹车控制速度。我们这次配备的雪橇犬全部是哈士奇,在30公里的驾驶过程中,它们与我配合默契自如,让我深深地体会到雪地穿越,这些狗儿才是最重要的队友,回望那无边的雪原,这份难得的“友谊”会永远在记忆中闪耀着光芒。(于莹)(图片均由挪威旅游局提供)

转载请注明来源:挪威特罗姆瑟 走进“北极之门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