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> 体育赛事 > 趣店坎坷的转型之路 下一站到底在哪?

趣店坎坷的转型之路 下一站到底在哪?

文章作者:体育赛事 上传时间:2019-02-19

  以校园贷起家的趣店,一直以来都在极力寻求自己的转型之路,可每次等待自己的并不是康庄大道,而是条条坎坷艰险之途。

  自上市以来,趣店集团遭受股价暴跌、商业模式被骂、合作伙伴离开,本想转向“卖车”却又惨遭大白汽车关店和总部南迁......

  2017年10月18日,趣店在纽交所上市。股票代码“QD”,开盘价34.35美元/股,相比发行价大涨43%,对应市值突破100亿美金,在当时,算得上是中企在美最大的IPO,甚至曾有人说过是资本市场历史上最快创造百亿市值的上市公司。如此大涨之势,也令趣店CEO罗敏许下千亿美元市值的目标。

  可谁知世事无常,一轮大涨之后,趣店在上市后的第七个交易日就遭遇破发,之后股价一路走低。

  到今年4月24日,持有趣店1258.87万股的联络互动002280股吧)公告称将适时出售趣店(QD.N)股份。5月23日,持有趣店5560.37万股的昆仑万维300418股吧)也宣布减持离场。自此透露出一个信号,趣店不再被投资人看好。

  之后,接二连三的大股东都陆续减持离场。有数据显示,截至3月31日,除创始人罗敏持股保持不变之外。包括杜力、Kunlun Group Limited、曹毅在内的第二、三、四大股东分别累计减持了139.32万股、176.47万股、182.03万股。而趣店一季度的财报也披露出,“由于个人原因,董事李世磊和曹毅已经向董事会提交了辞呈”。

  股东们纷纷减持离场,机构们自然也如坐针毡。据数据显示,早在趣店一季报公布之前,机构持仓就已开始陆续撤离。

  趣店的股东们和机构赚得盆满钵盈,然后带着资金纷纷离场,罗敏的千亿美元市值则更加遥遥无期。

  可以看出,资本就是这么理性,甚至有些残酷。既能在上市时助推趣店登上百亿美元市值,令罗敏许下千亿美元市值的目标,也同样能在趣店颓势方显之时果断抽身离场。而对此,趣店显得毫无招架之力。如今的趣店,早已褪去上市时的光环,市值大不如前。

  蚂蚁金服与趣店的合作始于2015年11月。2015年9月,蚂蚁金服投资入股趣店。之后作为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,蚂蚁金服对趣店的贡献不言而喻,主要表现在两方面,一是以支付宝为获客流量入口,二是以芝麻信用为风控筛选客户。

  根据11月21日趣店公布的三季报。前三季度趣店总收入为人民币19.289亿元,同比增长32.9%;净利润为人民币6.838亿元,同比增长5.1%。虽说总营收有所增长,但相比今年二季度124.7%的增长率,趣店第三季度的总营收增长速度显然放慢许多。

  从业务来看,消费金融的收入一直是趣店收入的大头,三季报数据约为人民币9.6亿元,比去年同期的10.54亿元下滑8.9%;大白汽车的销售收入从2017年四季度开始增长,逐渐成为趣店的营收主力,但却也推动成本迅速增长从而影响了净利润;贷款管理和其他收入是趣店上市后的新业务,主要依靠合作的金融机构向消费者发放贷款,而三季报的数据则显示出这项业务的收入环比下降。

  消费金融作为趣店收入的大头,实际上就是借款服务收入。三季报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9月30日,趣店的注册用户数总数达7000万,比2017年9月30日增长了23.7%。但活跃用户却仅为490万人,比2017年同期630万人下滑22.2%。

  而早在之前的二季报中,趣店曾透露2018年8月后不再与蚂蚁金服续签与用户参与有关的协议。也就是两家自此宣布“分手”。

  但作为一家从校园贷起家的公司,蚂蚁金服在趣店从校园贷转型现金贷的过程中,可以说居功至伟。早期的趣店就是依靠蚂蚁金服来导流获客的。

  自蚂蚁金服入股趣店以后,支付宝便为趣店打开了流量入口,使趣店快速获取了第一批活跃客户。与此同时,趣店的业务也变成了现金贷。而在风控方面,趣店以蚂蚁系芝麻信用分来筛选和分析客户。在蚂蚁金服的扶持下,趣店在2016年实现了5.77亿元的利润。

  进入2017年,双方合作协议到期,8月开始,双方续签协议,不过支付宝决定开始向趣店收费;11月末,监管层下发《关于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业务的通知》,蚂蚁金服对趣店提出年化利率不超过24%的要求。而且蚂蚁金服也收紧了对趣店的导流。

  而趣店似乎也早有防备。数据显示,2018年前两季度,约96%的借款交易是通过趣店自有的应用来完成。2018年前8个月,来自蚂蚁系的交易仅占2%左右。趣店CFO杨家康曾说:“终止与蚂蚁金服的合作对趣店的经营不会有任何实质影响。”

  趣店活跃用户总数在2017年四季度下滑60万,进入2018年总数情况更是与之前对比强烈。从时间线上看,与蚂蚁金服扶持力度的变化基本吻合。

  除了用户导流,风控的作用对一家金融科技公司来说也不言而喻。在与蚂蚁金服的合作中,趣店就是依靠芝麻信用分在600以上才向用户放贷的。因此,外界大都认为趣店在审核用户上严重依赖芝麻信用评分。数据显示,2018年第三季度趣店逾期率为1.7%,与趣店此前的逾期率相比,这个数字上涨了不少。尽管趣店也称“我们已开发了自己的数据技术来衡量用户的信用质量”。不过,至于离开了蚂蚁金服以后的风控能力到底如何还是有待考量。

  “大白汽车”第三季度销售收入5.86亿元人民币,比起上一季度的7.85亿元人民币,环比下滑25%。

  对趣店来说,在2017年四季度上线的大白汽车,是未来业务的中流砥柱,趣店曾在2018年年初立下10万辆车的全年售车目标。

  2018年9月以来,大白汽车便陷入“变相裁员”和“关店”的舆论风波,称大白汽车门店将从179家关到48家,同时,员工被告知北京不再设办公地点,之后要么留在厦门工作,要么离职。

  对此,趣店解释:“2018年第三季度公司正式启用了厦门总部,同时也继续保留北京办公地点。集团也为员工提供了高于行业水平的生活补助。

  截至目前,只有不到4%的员工因为搬迁原因离职。而线下大规模关店是正常运营调整,意在优化较低效能的门店,关闭门店数目不便透露。”

  2018年趣店一季报显示,一季度大白汽车的成本占总成本的近60%,亏损约为3亿元。

  从三季报可以看出,趣店总收入同比增长的部分虽然主要由大白汽车贡献,但对净利润的提升却并不明显,反而只是加重了趣店的成本。

  从2017Q4的3.1亿最高增到2018Q2的9.5亿元。趣店表示,成本之所以高速增长,主要是因为大白汽车业务成本较高。

  要开展新业务,前期投入巨额成本,也在情理之中。但如果公司没有足够的现金流,这也将拖累公司本身。与汽车行业的竞争对手相比,离开蚂蚁金服的大白汽车在融资上也没什么突破。如果之后该行业打价格战,大白可能面临更大压力。

  在2018年二季报中,大白汽车10万销量目标被下调到2.5万-3万辆。截至2018年上半年,大白汽车累计销量达1.5万量。

  如今的趣店,与刚上市时相比,市值早已大幅缩水。每次转型也十分坎坷,“卖车”更是出师不利,但趣店也彷佛越挫越勇,又将目光转向了在线教育领域,推出趣学习项目。作为一个没有行业积累、靠烧钱抢占市场份额的“入侵者”,趣学习究竟能不能成为趣店的最终归属?拭目以待吧。

  “科技金融在线”专注科技金融领域独家报道。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科技金融信息。

  声明: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,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,风险自担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趣店坎坷的转型之路 下一站到底在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