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> 体育新闻 > 孙晋芳:来来往往终无悔执着创新助成功

孙晋芳:来来往往终无悔执着创新助成功

文章作者:体育新闻 上传时间:2019-02-25

  午后的阳光和煦而温暖,随着嫩绿的茶叶缓缓沉入杯底……在南京五环大厦九楼办公室里,孙晋芳爽朗的笑声和空气中春日的气息迅速地融和在一起。

  从老女排队长、国家彩票中心主任到中国网球掌门人,从江苏到北京再回到江苏。现任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的孙晋芳,在她退役后40多年的从政之路上,有过数个头衔,而每一个头衔都标志着一段“拼命三郎”般的工作经历,也因此而成就了一段段可圈可点的业绩。

  “我这一生都是被安排的。从当运动员开始,当主力、当队长,退役后上大学、去省体育局、调往北京国家彩票中心和国家网球中心,都不是我自己的选择。但我这个人的个性就是,不管是选择还是被选择,既然到了那个位置就一定全力以赴,在干中去爱。”

  近日,作为首届江苏发展大会嘉宾之一的孙晋芳接受了交汇点记者的采访。说起成功秘诀,孙晋芳给出了她的关键词执着与创新。

  “我进入体育这行很晚,属于‘误入歧途’。”孙晋芳告诉记者,她小时候学习成绩优异,按现在的说法,是名副其实的学霸。原本并不喜欢体育,家族里也不是搞体育的。

  “当时我在铁路师范读高一,学校运动会上拿了跳高跳远两个第一,被教练看中,选拔到苏州业余体校练排球。在此之前,别说打过排球,我甚至都没见过排球。”

  被抓了“壮丁”,孙晋芳内心并不情愿:“每天下午3点半放学之后,都要到业余体校训练一到两个小时,当时我很担心会影响学习。后来教练拿补助诱惑我,每个月两三块钱。那时候两三块很值钱的。去了一个月我又不想去了,教练又悄悄给我加钱。”对于当时为什么被看好而获得如此“宽待”,孙晋芳至今有些纳闷。“那个时间我个子并不高,也就164左右。现在回想起来,可能他们觉得我头脑灵敏、协调性比较好吧,也可能看我是左手。”

  没有伯乐,千里马很可能被埋没在马厩里。仅仅训练了三个月,孙晋芳便代表苏州到南京参加了一个全省选拔赛,从此之后便留在南京开始了她的运动生涯,并由此走向人生的巅峰时刻。

  孙晋芳退役后,回到江苏,经过学习充电后成为当时江苏省体委副主任,从此踏上从政之路。

  “我在江苏分管体育彩票的时候,这完全是个全新的领域。当时体育彩票在我国刚刚起步,江苏体彩处于无房、无钱、无人的‘三无’状态。我的想法很简单:‘有条件要干,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干’。于是去向朋友借了3000万来印彩票,卖完才把钱还给人家。现在回想起来胆子也真是够大的!”孙晋芳笑得有些调皮,“电脑彩票就是我们江苏先试点做起来的,当时的电脑终端机都是我们自己一台一台组装起来的”。对于曾经的艰难创业,孙晋芳记忆犹新:“那段时期,江苏体彩的销售一直位居全国第一!”

  因为分管江苏体育彩票成绩突出,2000年,孙晋芳被调去北京,成为中国体育彩票的掌门人。

  “去国家体育总局彩票中心,我内心是有动力的。因为干了这些年我心里清楚,要把中国体育彩票做强做大,不身居在决策位置,进行改革创新,是不可能实现中国体育彩票大发展的。”孙晋芳上任后的第一年,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创新,第一年全国体育彩票销售额就达到了前七年销量之和,在全国彩票市场占有率近80%。

  网球是一个国际化、职业化、商业化、社会化程度非常高的运动项目,然而我国在这个项目上基础很差,要把网球运动搞上去,孙晋芳面临着资金不足问题、积分问题、赛制问题、训练问题等几大难题。

  上任伊始,孙晋芳首先去了5个网球运动开展得比较好的省市进行深入调研。在基层一线,跟教练、运动员、管理人员进行座谈,了解他们的困惑和真实想法,了解中国网球上不去的原因和存在的问题。回到中心,再找各个部门的同志深入交谈,统一思想、明确思路、激发干劲。

  “刚去的时候,中心的同志告诉我,中心一年经费只有400多万,另外耐克一年提供价值100万的服装。”做了这么多年的管理者,她知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没有钱,很多比赛参加不了,水平自然没法提高,没有高水平的球员,竞技水平上不去,网球的氛围肯定起不来。“当时我要求将耐克公司的赞助标准提高到,现钱300万、服装300万。同事们说,怎么可能?我就说你们按照我的策略去谈,不成功,我去谈。结果,他们按照我的方法去找耐克,耐克接受了我们的要求。”有了一定的资金保障,随后网球项目在雅典奥运会上拿到了女双金牌,耐克由此成了商业赞助大赢家。这一赢,网球项目的春天就真的来了,项目价值迅速提升,社会关注度极剧升温。孙晋芳说,随后我们又拿出国家队的商业开发权和有实力的公司进行战略合作,解决了经费问题,“这盘棋就活了”。

  然后就是怎么把竞技水平搞上去。“奥运项目中心,必须要用成绩说话,网球项目要有发展,也必须有成绩做基础。网球是国际化职业化程度很高的项目,有非常成熟的赛制和一套运动员积分体系。而当时我们面临的情况是各个省市地方队的运动员,因为没有机会出国参赛,也就没有积分。没有积分,许多高级别比赛就没资格参加,这是个‘死循环’。”

  孙晋芳上任之后做的第二件事,就是大力将国际网联积分赛引入中国。“这些年前后一共引进了16站青少年巡回赛,此外还有ITF职业巡回赛、ATP和WTA挑战赛等等,加上北京的中国网球公开赛、上海的大师赛、武汉、深圳、广州、天津、成都、江西、珠海的高水平职业赛事,一套较为完整的赛事体系就建立起来了。我们的球员通过这些比赛,能在本土获得更多的机会,有利于他们提升水平拿到有效积分。”

  从雅典到北京,从女双奥运冠军到李娜的大满贯双冠……就这样,在孙晋芳的带领下,中国网球在10年间不断地给世界带来惊喜和奇迹。

  在回顾自己所走的路后,孙晋芳深有感概地对我们说:“执着与创新是干好任何行业的前提和基础”。这应该是她成功的法宝。也是传授给我们大家的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  “1971年来到南京打球,1976年去了国家队,1983年回到江苏工作,2000年又去北京,一下待了近15年,2014年下半年才又回来,一直就这么来来回回。”对于这样的人生经历,孙晋芳用放风筝打了个比方:“其实不管是去北京还是别的地方,我对江苏都有一种情结,就像放出去的风筝,总有一根线牵着,也许这就是乡情、亲情,我的所有亲人都在江苏,父母,兄弟姐妹都在苏州,这种亲情和乡情,对我来说是一种牵挂。”

  “叶落总要归根,2012年奥运会结束之后,我和领导请求调回江苏。”孙晋芳告诉记者,对于北京的生活她其实很适应,运动员时期在国家队待了8年,后来去彩票中心和网球中心又工作了快15年,就连户口现在也都是北京的。不过,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呼唤她回到家乡。“金窝银窝不如自己草窝,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,回江苏是我的情怀和情结。”

  2014年,青奥会在南京举行,孙晋芳如愿回到江苏,协助青奥会工作。青奥会之后,她又去了省人大常委会,任科教文卫委员会副主任。用孙晋芳的话说这依旧不是自己的选择:“原本我以为会去政协,因为觉得那里相对轻松一些,结果没想到最后到了人大,又是一次‘被安排’。”

  本以为这次真的是“退居二线”了,没想到人大也不轻松:调研、立法、监督、执法检查等,也很忙。而且许多领域过去都未接触过,孙晋芳笑着告诉记者“人要活到老、学到老”。她的专注力很好,一旦到了新的领域、新的岗位,就会身不由己地立刻全身心投入。“我这辈子也是个改不了的脾性,要么不做,既然做了,就一定要努力做好。”

  这次能被邀请为首届江苏发展大会的嘉宾,孙晋芳非常高兴,她表示江苏发展大会提供了一个让人们了解江苏发展状况的平台。

  孙晋芳认为目前的发展大环境下,资源不仅要共享,更需要跨界。“拿我们体育来说,如果还是停留在就体育谈体育,那将无异于井底之蛙。十八大后,很多资本大鳄已经开始关注并进入体育领域,给体育行业带来许多新理念和‘混搭效应’。”作为体育人,我感觉很受启发也很受鼓舞,可能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接受新事物,喜欢接受挑战,就像当年在球场上一样,“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”。

  说到体育的创新,孙晋芳提到了全民健身和体育产业。“在改革开放的初期,需要竞技体育的突破作为国家的精神引领,所以会动用国家资源、举全国之力去要金牌。但社会发展到今天,如果继续片面强调竞技体育,而不是从大健康的角度去引导全民体育关注国民体质,体育的作用和功能就得不到充分发挥。”

  孙晋芳认为,国务院讲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去考虑,作为体育人,应该敏锐地意识到这其中的机遇和挑战。“面对国家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方向,体育人应该认真去研究怎样把手中掌握的资源。通过孵化,转变成产品,和市场接轨去造福民众。我觉得这里面大有作为,就看你愿不愿意,想不想做。如果问我,我的选择是迎上去,除此之外别无选择。”

  对于即将召开的江苏发展大会,孙晋芳有着很多期待:“江苏是传统经济大省,在前面3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给全国奉献了不少‘示范’。我很想通过这次大会,听听大家对体育产业有什么好的做法和想法。听说发展大会里有体育产业高端论坛,我一定要去听听!”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孙晋芳:来来往往终无悔执着创新助成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