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手机版 > www.046.net > 张超:“贴地飞行”收割“少女心”

张超:“贴地飞行”收割“少女心”

文章作者:www.046.net 上传时间:2019-02-13

  《独家记忆》里的张超,藏起了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里“秦妙斋”的放荡不羁与黑色幽默,化身少女心收割机“慕承和”。自2007年凭借年度大热选秀节目进入观众视野以来,张超一直清醒而执着。游走于各色角色中的他,为观众呈现了三棱镜般的色彩。他是实力偶像,也是演技潜力股,更是行走的衣架子,时尚先生。

  近年来,青春题材完成了从“叛逆青春”到“写实青春”的蜕变,涌现了《最好的我们》《你好,旧时光》《一起同过窗》等全景式青春镜像。正在爱奇艺热播的《独家记忆》领衔开启了2019年青春剧的颠覆时代。

  随着剧集热度与口碑一路飙升,剧中演员也凭角色人气高涨。尤其是张超饰演的“慕承和”,多次空降微博热搜,喜提#张超讲俄语好苏##张超铠甲勇士##张超我可以##慕承和表白##慕承和吃醋##阿桐慕CP#等诸多热点话题。角色的成功,离不开演员的演绎,也少不了创作团队在人设、造型上的加持。

  木浮生原著小说里的“慕承和”,温柔睿智,堪称天才型人物,妥妥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。张超一体三面,把实验室里的物理学博士一丝不苟,课堂上的俄语代课老师谦逊认真,生活中“男大九宠成狗”的“熬糖”练爱,诠释得入木三分,很有分寸感。“阿桐慕CP”更是被不少人请求“原地结婚”。

  某种程度上,张超堪称本色出演。气质干净且文艺的他,特别符合传说中的“初恋脸”标准。一米八八的高个儿,身高腿长、盘靓条顺,一笑露出的小酒窝,有种莫名的反差萌。谈及接下角色的初衷,张超坦言:“首先是这个角色和《独家记忆》吸引了我,其次是优质的幕后制作团队让我想要加入。”

  我们知道,《独家记忆》从制片人戴莹、朱振华到导演刘畅,清一色地“挪用”了《最好的我们》制作班底,整个团队在爆款青春剧的打磨上颇有话语权。张超说:“这一个快乐、有冲劲且积极向上的团队。”谈到和导演的合作,他说:“刘畅导演非常有才华,在开拍之前我们聊了很多,基本上确定了角色的基调,开拍后他最大限度地帮助我挖掘与角色的契合点,并适度收放。”

  演员这个行当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张超在剧中化身“磁性低音炮”,一口流利的俄语又暖又苏,尤其是俄语表白的戏份更分外“撩人”。为了学好这一技能,他前后花了大概5个月有余:“开拍前系统地学了2个月,进组后有专门的俄语老师教学,番外戏份在俄罗斯拍摄,请了当地人纠正我的发音。”

  “慕承和”是左撇子,张超为了贴合人物形态,一直练习用左手吃饭、写字等。“慕承和”学富五车,张超为了能够更好的记住物理学的专业术语,每天都查资料,让自己能更准确的呈现台词。正因为张超对角色的精准把握以及出色演技,才有了让观众念念不忘的“慕承和”。

  演得好,是观众对演员努力与能力的赞赏,但还得益于演员遇到了“对”的角色。不得不说,张超与“慕承和”达成了辩证统一:“我们都是执着的人,他对物理一往情深,我对音乐和吉他很专情。但我们却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。”他用“贴地飞行”来形容这次表演:“这个人物,接地气的同时又有点虚幻。”

  而立之年,张超跟随《独家记忆》再走青春花路,这个过程也让他对青春和人生有了全新的理解:“每个人都有独家记忆,可能是软肋,也可能是铠甲,可能是伤痛,也可能是美好。人生就像一辆列车,你一个人上车,再一个人下车,沿途遇到的人和风景,何尝不是你的独家记忆?”

  熟悉张超作品的人都知道,诠释“慕承和”这样的阳光青年,对他来说不算难事。真正考验他演技的作品,可以在电影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、悬疑剧《罪案心理小组X》中一窥一二。凭借前者他获得了“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”-电影频道传媒关注单元最受传媒关注男配角奖。

  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改编自老舍同名小说,是一部背景设定在战时重庆的三幕寓言黑白片。张超出演的“秦妙斋”,是电影第二幕的主角。人物一出场,就给观众深刻的印象:一身艺术家派头,单凭一张嘴就说动了老油条“丁务源”,与“佟小姐”虚与委蛇的暧昧过程也富有层次,整个表演既一脉相承又有区别度。

  随着故事推进,这位“全能艺术家”身上游手好闲、油嘴滑舌、爱耍小聪明、故作姿态的本质逐渐暴露。张超用带有荒诞的、黑色幽默的表演揭开了“秦妙斋”虚伪的面纱:“演这部作品前,我查了很多资料,了解市井流氓与文艺青年两种人的形态,我发现当时的文青其实比较‘垮’,我把这种体态带入到角色中。此外,人物的台词很难,关于他该怎么说台词才符合时代背景?我特地去听老舍先生的谈话录音找找感觉。”

  好演员像弹簧,收放自如,张弛有度,当他们遇到好的对手时,“遇强则强”的“体质”就更为明显。张超在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遇见了范伟,他一直觉得自己如此幸运。“和范伟老师一起演戏非常过瘾,他是那种不仅会研究自己角色,也会将对手戏份研究透彻的人,我在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”

  采访张超的过程,总能在不经意间收获惊喜。比如他身上知足常乐的特质,“听到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获奖时,我很开心。今天在微博刷到观众对《独家记忆》认可时,我很欣慰。只要有人看,就说明努力没有白费。”再比如他不断学习与执着进取的品质。他会为了《独家记忆》学俄语、练习左手,也会为了学语言加入外国友人的俱乐部顺便学会织毛衣。而在悬疑剧《罪案心理小组X》,他专门找专家学习“微表情”技能。

  张超在《罪案心理小组X》饰演的“徐朗”是犯罪学教授、微表情专家,有着超高的智商,超强的破案能力。“徐朗”在审问的时候讲究“快准狠”,任何蛛丝马迹都逃不过他的双眼。他通过一双“鹰”样的眼睛,读取犯罪分子隐藏在表情之下的真相,无论是厌恶还是喜爱、尴尬还是轻蔑、克制还是放肆……

  如今部分小生、花旦被观众吐槽“眼神空洞”“面瘫”,原因就是他们的眼神里戏不足。而张超在《罪案心理小组X》里实力带感地诠释了什么叫“眼技”精湛,“徐朗”与罪犯交锋时的眼神,有震慑力及很强的穿透力,张力十足。说到这里,张超表示:“我之前学过摄影,演员如何表达你的内心戏,眼神很重要,这时候就考验你对镜头的把握程度,所以学摄影对我帮助很大。”

  自《独家记忆》爆红以来,观众在弹幕和微博上把#张超铠甲勇士#刷上了热门。《铠甲勇士》是张超出道初期的作品,也是陪伴不少年轻观众童年的“独家记忆”。这部作品在粉丝和张超心中都有着独特的分量:“我很怀念当初的稚嫩,能给观众带来一份开心的独家记忆,是一种幸福。”

  2007年,张超参加《加油!好男儿》,颜值高、条件好的他一战成名,获得全国总决赛第五名、最具绅士风度奖。同年,他还推出首支个人单曲《指引》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他在顶峰时刻选择急流勇退。此后四五年的时间里,他去做幕后、去做音乐制作人、去做吉他手。张超说,音乐是自己真心热爱的事,他愿意放弃一些光环,因为他“希望能对得起自己热爱的这件事”。

  音乐和演戏,对于张超而言,是左手与右手,是灵魂的一半与另一半。“我先爱上音乐,然后才爱上表演,他们在我心中,缺一不可。”宁可食无肉、不可居无吉他的张超,每次入驻新剧组都要带上心爱的吉他。从13岁开始,吉他已经陪伴他走过了数十载春夏,还将一直陪伴他拍戏,见证他走向更好的未来。

  说起最喜欢的摇滚乐,张超异常欢脱,仿佛闪着光的宝藏男孩。他说:“我很喜欢英国乐队,一直在听The Verve(神韵乐队)和OASIS(绿洲乐队),虽然两个乐队都解散了,但他们曾经留下的经典,以及单飞后的歌曲我都很喜欢。The Verve乐队里我喜欢主唱Richard Ashcroft,OASIS乐队我喜欢主唱Liam Gallagher,除此之外,还喜欢Slash和Jimmy Page两位吉他手。”

  追溯张超的演艺经历,他一直勇于挑战各种不同风格和类型的角色,从早期《人在囧途》的喜剧范,到后来《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《谋杀似水年华》的文艺风,再到《大线》中“不疯魔不成活”的牛魔王……以及《不成问题的问题》中的“秦妙斋”、《罪案心理小组X》的“徐朗”、《独家记忆》里的“慕承和”。

  甘于在无数大制作里担纲配角,摸爬滚打成长为C位主角,张超一路走得踏实又努力。他怀揣感恩之心对待过去的征程:“之前的配角对我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,无论角色戏份多少,我都没有把自己当作配角去演,我觉得,在我演的时候我就是主角。”对于演员来说,修炼演技是需要终生学习的必修课,张超也时刻不忘:“平时要认真生活,更要懂得观察生活。拍戏的时候,要读懂剧本、读懂导演、读懂对手。”

  “刚入行的时候,有记者问我,你的梦想是什么?我说我的梦想是当艺术家。虽然现在距离梦想还有一段间隔,但我会不忘初心,坚持下去。”巧的是,张超刚刚杀青的一部由贾樟柯导演监制的文艺电影,讲的也是“坚持”这一主旨:“这是部现实主义题材,我在片中演了怀揣梦想的北漂歌手,虽然命途多舛,但始终坚定初心寻找梦想。”

  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,胜过把一万件事做得平庸。“人这一生能把自己坚持的梦想,做到极致,我觉得就够了!”张超身上这种追求极致的精神非常可贵,这大概就是行业呼吁的“工匠精神”吧?耐得住寂寞,懂得沉潜,厚积薄发,一旦遇到“对”的角色,便散发万丈光芒,这个冬天他终于绽放了,期待他给观众带来更多精彩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转载请注明来源:张超:“贴地飞行”收割“少女心”